新型冠狀病毒的相关资讯

健精神!你听过这些日本秋天的“季语”与“风物诗”吗 ?

健精神!你听过这些日本秋天的“季语”与“风物诗”吗 ?

Translated by MATCHA_Cn

作者 pantravel

2017.01.05 收藏

简短的瞬间余韵,要藏不藏的味道,同享古往今来日本人的体感气氛,就是俳句的意境。

简短的瞬间余韵,要藏不藏的味道,同享古往今来日本人的体感气氛,就是俳句的意境。

和常绿之国台湾不同,日本是个四季分明的国家。不管在戏剧、电影或文学里,都常看到“夏の风物诗”、“秋の风物诗”这说法,你知道“风物诗”是什么吗?

风物诗其实不是诗(咦)而是最能体现四季风情的事物。春天的樱花,夏天的风铃、烟火和怪谈,秋天的红叶与螇蟀,以及冬天的雪,那些须记下的四时好景好物,就是最美好的诗篇。是枝裕和的近作“海街日记”,就使用了四季绝美的风物诗,映衬出鎌仓四时变换中的姐妹情谊。

和风物诗不同,俳句是一种“文类”,有人形容俳句(HAIKU)是“心的照相机”。俳人即景咏物,非常直觉,体现了日本美学。因为日语特殊的音韵,俳句以“5,7,5”的音调为主,一首俳句,只有17音。简短的瞬间余韵,要藏不藏的味道,同享古往今来日本人的体感气氛,就是俳句的意境。也难怪日本人喜欢推特,用短文写心情,根本就是日本传统。前一阵子推特推出“断行”新功能,日本乡民很高兴地说“可以写俳句了!”还有“俳句った”app,方便使用者用推特写出直行俳句。

俳句最重要的是四季的美感,所以写作俳句时,要插入“季语”。季语是种符咒,是种约定,读者一看到季语,就知道应该按下脑中的哪一个开关,要召唤什么感觉了。

比如说,看到“雪解”、“猫の恋”,就应该知道是春天的季语。看到“薰风”、“团扇”、“梅酒”,就是夏天到了。“神无月”、“冬北斗”、“除夜钟”是冬天代表性的季语。

秋天,则有“白露”、“秋分”、“鰯云”、“红叶”、“朝颜”、“柿子”、“栗子”等等。适当地利用这些固定的季语,酝酿出季节感,在人时物之间织起的心情短诗,就是俳句。

好的!接下来,跟随秋日季语一起满浸在日本的秋思里吧。

健精神!你听过这些日本秋天的“季语”与“风物诗”吗 ?

(Takashi .M@昭和公园@flickr)

秋之季语之一:“芒”

“滔滔瀑布响,啊芒草。”
(とうとうと/泷の音ある/芒かな
。
久保田万太郎)

入秋温度渐低,草木也换了颜色,诗人听到如瀑布般的声响,原来是芒草的风声啊,秋天的声息来得不知不觉又轰轰烈烈。

健精神!你听过这些日本秋天的“季语”与“风物诗”吗 ?

说到秋天,想到的水果就是柿子了(Photo by Yumi Kimura@Flickr)

秋之季语之二:柿

“方啖一颗柿,钟声悠婉法隆寺。”
(柿くへば/钟が鸣るなり/法隆寺。正冈子规作,李芒译)

“柿”是秋天的经典季语。金秋时红柿方熟,正吃柿时,就听到寺院的钟响,原来是法隆寺啊⋯⋯这首俳句表现了诗人在秋日的悠哉。正冈子规是明治时期重要的俳人(俳句诗人)小说家、散文家、评论家,是夏目潄石的好朋友。夏目潄石资助他到奈良旅行时写下的俳句,到今天已成为全日本家喻户晓的名诗。

健精神!你听过这些日本秋天的“季语”与“风物诗”吗 ?

秋天的鱼鳞云(Photo by snake cats@flickr)

秋之季语之三:“鰯云”

“鱼麟云,不可告人。”
(鰯云/人に告ぐべきことならず 。加藤楸邨)

日本有两个形容秋日天空的谚语,一个是:“秋空女人心”,另一个是“秋空男人心”。

呃到底是怎样啦!算了,只要是人心,都变幻莫测不可捉摸吧。

“鰯云”是秋日高空常出现的卷积云,特别能使人感受到秋天空气的澄净。看着美丽的天空时,不禁想找个人说,却有太多连对自己都想藏起来的心事,或者,连向他人诉说眼前风景之事,都不禁情怯,是这首俳句淡中的深意。

健精神!你听过这些日本秋天的“季语”与“风物诗”吗 ?

城市里的满月,(Photo by half rain@flickr)

秋之季语之四:“月”、“名月”

“帮我摘下名月,哭泣的孩子说。”
(名月を/とってくれろと/泣く子かな。小林一茶)

“某僧不待月,迳自归。”
(ある僧の/月も待たずに /帰りけり。正冈子规)

不管在什么时代,挂在空中的月亮,都是任性别扭的孩子们最想到手的礼物。今年的中秋,在台湾,哭啼的杜鹃取走了月亮,但我们还有,月亮灯。不论晴雨阴云,都永远满月。

只是,如此一来,也失去了不待中秋名月就率性回家的自在了。

健精神!你听过这些日本秋天的“季语”与“风物诗”吗 ?

那谷寺红叶,也太缤纷,在这么多彩的所在竟能感受到秋风白,不愧是松尾芭蕉,Photo by じんじ@フォト蔵

秋之季语之五:“秋风”

“石山濯濯,岩石白洁如洗,秋风更白。”
(石山の/石より白し/秋の风。松尾芭蕉作,郑清茂译)

俳句之祖,酷爱旅行的松尾芭蕉,他的俳号为“桃青”,是向他最爱的中国诗人“李白”对仗以致敬。

1689年芭蕉从江户徒步旅行到东北和北陆,在红叶胜景那谷寺,吟咏出这句“石山の石より白し/秋の风”。用颜色来形容秋风,可说是奇想天外。虽说受中国思想影响,日本也有“青春、朱夏、白秋、玄冬”的概念,但比石山的白垩岩更白的秋风,是什么样的白呢?

是摇曳般萧瑟的芦苇白?还是夜里白露渐起的透心白?将寂寞美学带到俳谐诗坛的芭芜,是秋色最佳的代言人。

直到现在的日本,俳句还是抒情的好用文类。例如伊藤园“おいしいお茶”的俳句大赛已进行到27届,以“自由书写心之风景”,催生了不少名句。

譬如说日本乡民都为之战栗的七岁俳人佳作“おでんの日/ちくわの中に/お兄ちゃん”(今天吃黑轮,哥哥在,竹轮里)。到底是用“以管窥天”的概念从竹轮里看哥哥,还是⋯⋯哥哥已经被做成竹轮了呢?俳句留下的想像力让读者创造出好几种联想空间。

健精神!你听过这些日本秋天的“季语”与“风物诗”吗 ?

伊藤园已推出金秋版,照片取自官网

不过,如果觉得俳句非要塞“季语”有点麻烦,来写“川柳”吧,川柳幽默搞笑的意趣更加丰富。我们的好朋友“樱桃小丸子”有个可爱又容易受伤的爷爷友藏,“友藏心中的俳句”想必大家都不陌生。爷爷用他自以为是的俳句,搞笑地演出了内心小剧场。

但日本人都知道,那不是俳句,而是川柳啊是川柳啊是川柳啊是川柳啊是川柳啊⋯⋯

健精神!你听过这些日本秋天的“季语”与“风物诗”吗 ?

爷爷的名俳句:“ウニなんて/わしもたべたい/だけどしめ鲭”(海胆啊,我也想吃,但还是盐鲭鱼吧。)

贫穷老人的丸子爷爷不得已的克制。有一点萧瑟,一点可爱。

近年则出现了自虐的“銀发族川柳”(シルバー川柳,是一个老人之家举办的川柳大赛,点此可看今年入围者,充满令人苦笑的幽默!)以及贴近日常生活的“上班族川柳”(第一保险举办,サラリーマン川柳,年年都让上班族笑出眼泪),两者都成为乡民讨论热门,以下精选几则很秋的,以供读者秋日清娱。

銀发族川柳

(恋かなと/思っていたら/不整脉)
恋爱了吗,原来是心律不整噗咚跳。

(万歩计/半分以上/探し物)
计步器,一半以上,都是在找东西走的路。

(无农薬/こだわりながら/薬渍け)
一边在意“无农药”,却是药罐子。

(景色より/トイレが気になる/観光地)
观光地,比起风景,更在意厕所。

上班族川柳

(“ご饭いる?”/家にいるのに/メール来る)
“要吃饭吗?”,明明在家,却用简讯问话。

(ゴミだし日(び)/すてにいかねば/すてられる)
垃圾日,不去丢垃圾的话,就会被另一半丢掉

⋯⋯各位是不是也感受到一点萧瑟的秋意呢XD

以上图文皆来自于旅饭

本文章所提供的情报均为采访时的信息。文章内所提到的商品、服务的内容及价格有可能会发生变化。请以店铺实际所提供的商品、价格为准。

关键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