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tay Safe in Japan Update: 21/09/2018, 19:14


More Information

福岛第一核电站的现状如何?亲身体验5大事实

福岛第一核电站的现状如何?亲身体验5大事实

福岛 2019.03.08 收藏

站内各处仿佛是施工现场?真的可以不带口罩学习参观?自2011事故发生以来,福岛核电站有哪些变化?亲临核事故发生现场,采访周边居民,MATCHA两名调查员亲身经历,为大家带来福岛第一核电站最真实的面貌。

Translated by zhao

作者 MATCHA-PR

微博 QQ

这里是福岛第一核电站!

福島

“大家知道我们现在在哪里吗?”

这里是福岛第一原子力发电所(福岛第一核电站)。就是那起事故发生的地方。

福岛现状如何?

2011年3月11日,发生了震中位于日本东北地区太平洋海域的强震—“东北地方太平洋冲地震 (以下简称为东日本大震灾))。位于福岛沿海地区的东京电力福岛第一原子力发电所(以下简称为福岛第一核电站)里发生了核泄漏事故。

电视,报纸,网络上有关于此的报道,文章等铺天盖地,而关于放射线这种肉眼不可见的危害的虚假情报也混杂于其中。一时间让人不知道该相信什么!
事故发生后8年,福岛以及福岛核电站到底发生了怎样的变化?

两位调查员眼中的福岛第一核电站

福島

Cole调查员(左)和Frank调查员(右)

这次特别邀请到的两名调查员分别是,来自美国的Cole和来自荷兰的Frank

两人都住在东京,Cole是上班族,Frank是学生。虽然看过一些有关福岛的新闻报道等,但对于核电站,放射线等专业知识并没有特别了解。事实上,这也是他们第一次来到现场。

消除疑惑与不安的第一步

两人都带着或多或少的疑问与不安前来。“进入福岛核电站真的没问题吗?”“事故现场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“接下来又会有怎样的改变?”。现状如何,将来如何,正是因为对此一无所知,心中才不免产生恐惧与不安。

关于福岛的现状,有太多想了解的事情了。让我们跟着两名调查员一起出发吧。

※:为了能够深入福岛第一核电站内部采访调查,特别向相关部门提出申请,在取得许可的前提下,进行了参观学习。
※:文中所记录的相关内容均为在2019年1月15、16日间调查采访中获得。

目录:

Part1: 福岛现状如何?走进现场发现的5大事实。

Part2:福岛第一核电站的周边地区发生了怎样的改变?

1.进入福岛第一核电站真的没问题吗?

福島

福岛县位于日本的东北地区。面积广阔,在日本县市排名中高居第三位

福岛第一核电站则是坐落在福岛县的沿海地区。

避难指示区域只占全县总面积的2.7%

福島

福岛县全县及目前划定的避难指示区域。事故发生时指定的避难区域为核电站方圆20公里内,现在已有一部分地区解除了避难指示。

福岛第一核电站周边的避难指示区域,也正慢慢解除警示,重建恢复。

福岛县总面积为13,783平方公里。目前被划定为避难指示区域的地方约为370平方公里。仅占福岛总面积的2.7%(到2017年4月为止)。

越来越多的人回到了故乡

福島

浪江町的临时商店街“まち・なみ・まるしぇ(街道・海浪・市场)”。这里餐馆,杂货店等林立,是居民主要的悠闲区域。

福岛县内以及县外的移居避难人数,高峰时期(2012年5月),曾一度高达16万人。目前的移居避难人数已降至45,000人(2018年7月为止)。越来越多的人回到了故乡—福岛。

受到关注的放射线量也在逐步减少。原子力规制委员会的资料显示,福岛第一核电站方圆80公里以内的地区,其空间辐射剂量率(air dose rate)比2011年减少了约74%(※1)。

这次调查地区是,于2016年解除避难指示的南相马市。・小高区,以及2017年解除指示的浪江町。调查期间还对返乡的居民进行了采访。具体内容参见后篇

※1:2017年9月止。距地面高度1米处的平均空间辐射剂量率。

周边道路上往来交错的专项作业车

福島

富冈町

接下来,让我们乘坐巴士,一同前往福岛第一核电站

福島

巴士穿过位于福岛第一核电站南部的富冈町(とみおかまち),进入福岛第一核电站所在的大熊町(おおくままち)。目前,富冈町的一小部分以及大熊町的绝大部分仍处于避难指示区域。

福島

照片中为,富冈町内解除避难指示的区域—富冈川。靠山一侧,有从山上汇聚而下的丰沛的水流,到了秋季,还能看到逆流而上的鲑鱼。

福島

福岛第一核电站所在地大熊町(おおくままち)

途中,还与数辆核电退役作业工程车擦肩而过,还有不少工程车往来不断进行除污等其他作业。

“我本以为福岛第一核电站周边是空无一人的。没想到还有这么多作业车往来。”Cole说到。

转入国道,我们终于进入福岛第一核电站内部了。

首先来检测体内的放射性污染情况

福島

抵达福岛第一核电站后,通过大型休息区的窗户,站内的全貌一览无余。

想要近距离观察站内的情况,还请稍等一下。请先到休息区接受检查。

福島

首先需要用全身计测装置检测体内放射性物质含量。这样在参观后可以具体查看该数值是否有大幅度的变化。

这台全身计测装置主要检测1分钟内放射线(γ线)的数值含量。如果在进站前后,数值差异超过1,500cpm(counts per minute)以上,则表示有可能受到了放射性物质的影响。

这次调查中,Cole在参观前的数值为907cpm,参观后为954cpm。Frank参观前的数值为が1,488cpm,参观后为が1,339cpm。虽然数值含量因人而异,但基本上在参观前后,两人的数值都未发生较大差异。

X射线检测的1/7以下

福島

但这个数值真的能代表“核电站内部的放射性污染没问题吗?

首先,来实际看看福岛第一核电站站内的数值。这是这次在反应器厂房4号机前所测量到的放射线量:0.008mSv/h(※2)。

这个数值还不到,做一次X光胸透所受到的放射线量的1/7。通常做一次胸透所受到的X光辐射约为0.06mSv左右。而在事故现场附近滞留1小时,所收到的辐射也不过0.008mSv,这已经是非常低的放射线量了。

作为参考,与下列在一般情况下受到的辐射量进行对比。

※2:照片中是以μSv/h为单位表示的,文中为了方便理解,统一用mSv/h为单位表示。1mSv/h=1,000μSv/h。

各种辐射比较 单位(mSv)
一年之中从大自然中接收到的辐射量(世界平均值) 2.4
乘飞机往返东京—纽约 0.11〜0.16
X光胸透(1次) 0.06
这次福岛第一核电站参观全程(5小时左右) 0.04
在县政府所在地福岛站滞留1小时(※3) 0.0002
在纽约滞留一小时(※4) 0.00005

出处:https://www.env.go.jp/chemi/rhm/kisoshiryo/attach/201510mat1s-01-6.pdf

这次在福岛核电站内的调查采访全程约为5小时左右。全程接收到的辐射总量约为0.04mSv。这也就仅仅只占X光胸透检查的辐射量的2/3不到。

※3:2019年1月23日,在福岛站附近的“コラッセひろば(CORASSE广场)”检测得到的数值。小数点5位以下四舍五入。
出处:http://fukushima-radioactivity.jp/pc/
※4:这是2018年1月23日检测所得的数值,小数点6位以下四舍五入。
出处:https://www.jnto.go.jp/eq/eng/04_recovery.htm

参观时,穿便装没问题吗?

福島

接下来,在去站内参观之前还需要穿戴一些装备才行。这里有提供帽子,口罩,手套,袜子,背心等装备的租赁。只需套在自己日常穿戴的外面就可以。

背心附带有便携式计量器(照片右下)。参观中可以随时查看周围的辐射情况。

福島

“咦,只有这些吗?”你可能会有疑问。

福岛第一核电站内的辐射量一年比一年低。站内还日常进行除污染作业,所以轻装上阵也没有问题。(2019年1月为止)。

不戴口罩也可以四处走动

福島

目前,站内96%的区域内,都可不穿全身防护服进行作业。

所以可以看到,如图中,在部分区域内,不戴口罩也可走动。

福島

福岛第一核电站站内图

图中两人正走在大型休息区前的“樱花大道”上。距离核反应堆也就不过1,500米。

2.在福岛第一核电站究竟发生了什么?

2011年3月发生的事情

福島

福岛第一核电站是由东京电力公司运营的核电站。这里产生的电力主要输送至200公里以外的关东地区使用。

然而,由于2011年3月11日发生的东日本大震灾,福岛第一核电站被15米高的海啸大浪所侵袭。

福島

2011年3月15日拍摄的照片,从左往右分别1〜4号机。Picture courtesy of 东京电力

受到海啸的影响,地处海拔10米高的4处“核反应堆”(1〜4号机)丧失了全部交流电源。

其结果导致了冷却机失灵,持续保持高温状态的1〜3号机的核反应堆内部,出现了核燃料融毁现象,即“炉心溶融”(※5)。

※5:处于定期检查中的4号机未发生炉心溶融。

福島

2011年3月15日拍摄。发生氢气爆炸的3号机(左)和四号机(右)。Picture courtesy of 东京电力

更严重的是1、3、4号机还发生了氢气爆炸。炉心溶融、氢气爆炸等一连串的事故发生,导致大气,土壤,海洋都发生了核污染的情况。

也许还有人记得这张让世界都震惊的照片。那么现在,事故现场又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呢?

这次特别请到了东京电力的宣传担当阿部(あべ)先生和木元(きもと)先生做向导为我们介绍。

3.事故现场变的如何?

福島

首先参观的是发生炉心溶融、氢气爆炸的“核反应堆”。

福岛第一核电站因占地面积广,所以乘坐巴士移动。

整齐的福岛第一核电站

福島

Cole被窗外景色所震惊,不由地说到:“站内真的要比我想想中的干净整齐很多,感觉是由被管理维护的。”

福島

Frank也点头,“就好像一般常见的施工现场一样。”

只有在看到身着作业服的工作人员,才会想起这里是“福岛第一核电站的现场”。

距离核反应堆只有100米

福島

从左往右分别为1号机、2号机

乘巴士大约5分钟后,抵达一处高地,眼前的建筑就是,核反应堆。

福島

左边是2号机,有着圆顶状屋顶的是3号机,再里边是4号机

实际上高地于眼前的核反应堆也不过100米的距离。“建筑物上还能看到损伤的部分。果然事故就是在这里发生的。”(Frank说到)

这时东京电力的阿部先生说到,“要不要再走近些看看。”Cole、Frank都惊讶道,“还能这么靠近吗?”

距离核反应堆仅数米

福島

背后就是3号机

身处2号机和3号机中间的通道上,距离。建筑物上半部还能看到当时氢气爆炸的痕迹,下半部还留有当时海啸中瓦砾碰撞所的刮痕,十分有临场感。
但是靠的这么近,没问题吗?
核反应堆也不过数米

福島

正在说明的阿部先生(右)。背后是2号机

“穿着简单的装备就可如此近距离观察,也是2018年5月之后的事情了。”阿部先生说到。

“地面上放置的铁板是为了防止粉尘上扬,清理瓦砾等也是为了降低辐射含量。粉尘管理也在持续进行。这里所谓的“粉尘”,是指含核辐射污染的粉尘。同时还保证了日常辐射监控。”

穿着普通的防护服就可以四处走动作业,这样的区域也在一年年的扩大。

4.现在福岛第一核电站在做什么?

那么,福岛第一核电站现在在做什么?

福岛第一核电站已决定退役,目前所有的工作大致可分为以下两种。

从核反应堆中取出核燃料
处理污水

①从核反应堆中取出核燃料

福島

使用起重机清除瓦砾的1号机

核反应堆中已使用的燃料是无法在使用的。为了退役,目前正在进行的是取出燃料的作业

发生炉心溶融的1、2、3号机,因反应堆内的辐射较高,必须按照各自的情况,小心谨慎的处理。

1号机还有不少需要清楚的瓦砾,需用起重机远距离操作,一点点的把瓦砾清理干净。2号机因未发生氢气爆炸,反应堆内的放射性物质堆积,需从内部调查开始进行。

福島

事故当时刚刚完成封顶的3号机。左:2011年3月21日撮影 右:2018年2月21日拍摄。Picture courtesy of东京电力

3号机已完成了瓦砾清理和核污染清除工作。现阶段在圆顶下方(照片右)等处,设置取燃料所需的设备为主要任务。

福島

至2019年1月为止,退役相关作业进展最快是4号机(照片)。

4号机虽也发生了氢气爆炸,但地震当日,因处于定期检查中并未启动,也因此没有发生炉心溶融。所以相关作业也相对比较容易进行。

在2014年已安全取出燃料,移送至旁边的冷却池,保持燃料的稳定。4号机的全部废炉作业已完成,已处于完全安全的状态。

另一方面,1〜3号机,因需取出炉心溶融产生的核燃料碎片,目前正利用机器人等设备进行内部调查。

关于2017年7月实施的3号机内部调查的视频可以点击这里查看。此外2019年2月会进行2号机内部燃料碎片的接触调查。

福島

两根手指状的机器夹起小石子状的燃料碎片的场景(右)。右边的图像是于2019年2月在2号机内拍摄。Picture courtesy of东芝能源系统公司(左),东京电力(右)

②污水处理

福島

为了降低空间辐射含量,防止雨水渗入地下,站点的地面都用柏油覆盖。

与取出核反应堆燃料作业同时进行的是污水处理工作。

2011年的事故中,核泄漏不仅污染了大气,同时也使海洋和土壤也受到影响。

截至调查日(2019年1月)为止,福岛第一核电站周边海域的放射性元素的浓度已足够低,而为了更进一步降低风险,开展了各项措施。

围绕核反应堆的“冰枪”

福島

核反应堆周边地下配置了各种管线。通过这种措施,可使“冰墙”延伸至地下30米左右。

核反应堆地下到现在仍处于核污染的状况。因此在反应堆方圆1.5千米处专门设置了环形冰墙,从而保证外部不会有水流入。

福島

Picture courtesy of 东京电力

此外,如图所示,在靠海一侧还建筑了钢铁之墙,防止已污染的地下水流入海中。

福島

多核素去除设备(ALPS)

“但是核反应堆的地下还是存留有污水。这些污水要怎么处理呢?”Cole问到。

“站内产生的污水会使用多核素去除设备(ALPS)等装置在站内各处进行净化处理。特别是针对铯,锶等会对人体造成严重印象的放射性元素,会进行严格的处理。”东京电力・阿部先生回答到。

罐中的水流向何处了呢?

福島

罐中盛放的是处理完毕的水

氚这样的放射性元素,按目前的技术是很难被去除的。因此,除氚之外净化完毕的污水则被放入罐中站内封存保管。

福島

站内的水罐

“将来要怎么处理水罐中的水呢?Frank问到。

福岛第一核电站站内,截止至2019年1月,共940个水罐,约合110万吨的污水被放置其中。然而,考虑到站内面积等情况,目前实施的水罐建设计划,也将在污水到达137万吨时停止。

“该如何处理污水,国家政府,地区居民等仍在讨论探索中”,东京电力的木元先生回答到。

福岛第一核电站的工作人员

福島

取出燃料,污水处理。在怀抱重责的福岛第一核电站里,每天平均有4,000〜5,000人在辛勤的劳作着。

“真是让人吃惊。核电站内基本维持了事故发生时的原貌,我还以为没有留下多少工作人员,没想到竟然有这么多人在这里努力。”Cole说到。

福島

距事故发生已过去8年,工作环境也有大幅提高改善。
例如,饮食方面。2015年站内首次设立了食堂,能够吃到热腾腾的饭菜。在此之前都只能外带,当然也只能用冰冷的便当将就。

福島

正所谓“一锅饭一条心,同甘共苦对于日本人来说是团队合作不可缺少的要素。

从事故发生当时起就目击了现场的一切的阿部先生感慨到。

想为福岛第一核电站“做点什么”

福島

这次的向导之一,东京电力的木元先生(照片右),也是活跃在第一线的人。事故发生当时,他在和福岛第一核电站相距12公里的福岛第二核电站里。灾后,主要为政府和居民说明核电站情况,目前也担任记者会的发言人等。

“深信核能源的便利,也为此而努力工作时,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故。就我个人来说也是严重的打击。必须要做点什么。这样的紧迫感,使命感使我站在这里,站在第一线。“

同样任职于东京电力的阿部先生非常诚恳的说到,“我们自己造成如此严重的事故,真的非常惭愧。”

“无论多少次,都必须要直面自己所犯的错误。这是我们能够做到,也必须做到的事情。”

5.福岛第一核电站未来会如何?

福岛第一核电站到完全退役为止,还需30〜40年才能完成。

清除瓦砾,取出燃料以及燃料碎片,还有长期进行的污水处理,以及罐中污水的去向等。要做的工作还有很多。

福島

废炉相关工作的进展如何,2011年事故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。想要知道有关福岛第一核电站的相关信息,可以到专门的设施里参观学习。

福島

Picture courtesy of 东京电力

福岛第一核电站往南10公里左右的地方—富冈町内,建有“東京电力核电退役资料馆”。该馆于2018年开幕,通过影像资料,照片等展示事故全貌及退役工作的进展。

如果不方便前来的朋友,可以参照东京电力的官网,或是网上公开的福岛第一核电站站内虚拟游览等,了解退役的进展情况以及福岛第一核电站站内的样子。

想知道更多关于福岛的事情

福島

结束福岛第一核电站的参观学习,Frank说到,“首先真没想到能如此近距离的参观事故现场。实际在站内走走看看,发现事故现场出人意料的到了妥善控制和管理

福島

Cole说到,“我也认为福岛第一核电站管理的很不错。但污水处理部分也还是不安定因素,此外,因为抗争的对象是核辐射,人力所不能及的无力感也油然而生。但正是奋战在第一线的工作人员过人的专业意识,让我们也看到了未来与希望。”

福島

Cole还提到,“虽然核辐射肉眼看不到,也比较难理解,因此会有不安的情绪产生。但亲临现场,了解了相关知识后,这种不安和恐惧也被消除了。”

看不到的东西会觉得恐惧,但了解了其真实原貌后,恐惧也会慢慢消失不见的。

为了能更进一步了解福岛,结束福岛核电站参观的二人,又开始下个下一个目的地进发。

Next Page福岛第一核电站的周边地区发生了怎样的改变?
disable1 / 22

本文章所提供的情报均为采访时的信息。文章内所提到的商品、服务的内容及价格有可能会发生变化。请以店铺实际所提供的商品、价格为准。

关键词

微博 QQ